搜索信息

搜索貼子

搜索新聞

搜索店鋪

搜索商品

搜索團購

搜索新聞
紹興頭條網 ☉ 社會視角 ☉ 安徽金寨:判決不公證,請上級領導主持公道

安徽金寨:判決不公證,請上級領導主持公道

2020-01-02 19:00    來源:市場參考網    作者:未知    閱讀:203次    我要評論

分享到:更多分享
導讀:福建廈門人陳炳澤被金寨招商投資項目,項目沒竣工就被掛靠在江西省一建筑公司的金寨人起訴,讓陳先生非常質疑的是,原告不具備訴訟主題案件怎么就受理了?法官為什么沒征求陳先生意見就找了一家鑒定機構?其中一原告的父親是原告的代理律師,據陳先生講,此律師之前在金寨司法部門工作過,雙方簽訂的《建筑工程..
  福建廈門人陳炳澤被金寨招商投資項目,項目沒竣工就被掛靠在江西省一建筑公司的金寨人起訴,讓陳先生非常質疑的是,原告不具備訴訟主題案件怎么就受理了?法官為什么沒征求陳先生意見就找了一家鑒定機構?其中一原告的父親是原告的代理律師,據陳先生講,此律師之前在金寨司法部門工作過,雙方簽訂的《建筑工程合同》沒有任何問題,怎么就認定無效合同了呢?

              
       據陳炳澤敘述;他福建省廈門人,2014年由安徽省金寨縣人民政府招商引資特邀請我到金寨縣實地??疾祉椖?,在縣領導的介紹后,看到縣委政府領導為金寨縣的經濟規劃發展,金寨縣新城區整體規劃比較滿意,在領導關心下,我們同意到金寨縣來投資工程項目建設,為金寨縣經濟發展做一份貢獻,我們就在金寨縣工商注冊成立金寨金潤置業有限公司,與其政府簽訂了金寨總部經濟園8#、9#樓兩個工程項目,買了土地,總建設面積84369 平方米,后2014年我公司與江西省撫州市東鄉區建筑安裝工程公司簽訂兩份8#、9#大樓建設合同,由該公司承建9#樓項目由洪善龍為項目部經理,合同約定造價3500萬元等條款(見建設工程合同)。
              
       一、關于金寨縣法院六安市中院未查明案件事實證據,判決建設工程糾紛案不公的情況。
       合同簽訂生效后,在履行期間,東鄉公司項目部經理洪某龍組織人員施工,在9#樓主體工程未能完成竣工情況下,撤離施工人員,違反合同約定條款,導致該工程不能按時驗收交付,導致給金寨金潤置業有限公司造成重大工程延誤工期,造成重大經濟損失。公司為了整個工程能按時完成,又請第三方將未做完的主體裝修工程進行施工,共支付第三方工程款24620181元損失2987645 元。對金寨縣總部經濟園9#樓不能按時交付使用造成不良后果,要賠償違約金100多萬元。
       反而,撫州市東鄉建設工程公司項目部經理洪某龍與所謂合伙人,黃某,于2017年7月12日向金寨縣法院起訴,金寨金潤置業有限公司,江西省撫州區建筑工程合同糾紛案。
              
       本案受理立案后,基本案情如下:
       針對一審金寨縣法院第一次作出(2017)皖1524民初176號民事判決書,第二次(2018)皖1524民初2255號民事判決書,都是同樣判決由金寨金潤置業有限公司支付原告工程款9884639元。
       被告公司對第一次(2017)皖1524民初民事判決不服向六安市中級法院上訴后,2018年8月20日六安市中級法院作出民事裁定(2018)皖15民終1216號民事裁定書,因程序違法,撤銷一審判決,發回重審。一審法院重審后,還是與第一次判決同樣結果,公司又上訴六安市中級法院后,又是維持原判。駁回上訴。
       為此,被告公司認為,一審法官陳某俊未能依法查明本案實事,證據程序違法偏向原告方、作出不公證的判決,嚴重損害了被告公司合法權益,造成重大經濟損失,二審法院也未能依法查明本案實事證據,做出了不公證的判決。被告公司已向安徽省高級法院申請再審,討回公道,維護其合法權益。
       二、現請求新聞媒體及上級領導依法關注此案,被告公司對一、二審法院判決提出以下幾個焦點問題:
       第一、原告洪某龍,黃某起訴被告金寨金潤置業有限公司,被告江西省撫州東鄉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訴訟主體不適格,理由是:2014年金寨金潤置業有限公司與江西省撫州東鄉區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簽訂的建設工程合同,由江西省撫州東鄉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建金寨縣新城區總部經濟園金潤廣場9#大樓工程項目,洪某龍是該公司項目經理,從法律關系上講,洪某龍施工是代表公司行為,不是代表個人,他是與公司屬于內部承包關系,本案訴訟主體,應依法由江西省撫州東鄉區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作為本案適格的訴訟主體,一審法院主審法官陳某俊認定洪某龍是本案實際施工人,是沒有查明事實證據,屬于違法認定必須糾正。
       第二,一審法院陳某俊法官認定原告洪某龍與黃某是合伙人共同承建被告金寨金潤置業有限公司9#大樓的工程項目也是沒有證據的,是違法認定,并黃某借給公司項目經理洪某龍210萬資金交給公司的保證金,認定“合伙人”是錯誤認定,必須查明事實,合伙要有合伙證據向法庭提供,不能空口無憑,合伙人要有共同按比例投資,共同分工負責,共同分擔風險等等。但洪某龍與黃某沒有提供合伙的書面證據給法庭,為此,一審認定洪某龍與黃某是錯誤的認定,違法的認定,必須糾正。
       第三,陳某俊法官認定洪某龍是掛靠借用江西省撫州東鄉區建設工程有限公司承建項目,屬于違法認定。理由是:洪某龍不具備建筑資質,依照《合同法》第二百七三條法律規定,禁止承包人將工程分包給不具務相應資質條件的單位。禁止分包單位將其承包的工程再分包。建設工程主體結構的施工必須由承包人自行完成。所以一審法官陳某俊認定洪某龍屬于掛靠、借用江西省撫州東鄉區建設工程有限公司是違法的認定,本案的9#樓工程項目應是江西省撫州東鄉區建設工程有限公司承建的,是他的施工行為屬于代表公司的行為。
       第四、一審法官陳某俊認為金寨金潤置業有限公司與江西省撫州東鄉區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簽訂建設工程合同屬于無效合同,也是違法認定。理由是:該份合同應屬于有效合同,雙方都具備建筑資質合法條件的。合同約定條款并無違反《合同法》、《建筑法》規定。
       第五、一審法院陳某俊法官要求原、被告委托北京華瑞行房地產評估咨詢有限公司對9#號樓工程項目造價鑒定問題,我們認為:按雙方簽訂合同約定由雙方工程結算條款,進行決算,不需要委托鑒定。
       第六、依據最高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二條規定:《按固定價結算》,當事人約定按固定價結算工程款,一方當事人請求對建設工程造價進行鑒定的,不予支持。為此,陳某俊讓原告要求申請對9#號樓工程作造價鑒定。是違反合同約定,居心何在?目的何在?
       第七、關于對江西省撫州東鄉區建設工程有限公司承建9號樓工程造價有關決算的情況如下:
       1、金寨金潤置業有限公司與江西東鄉建筑安裝工程公司簽訂施工合同,洪某龍個人沒有主體適格,黃超出借210萬元給洪某龍作為承包工程保證金,現在卻變為施工人的合伙人,并以原告身份提起訴訟,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應當予以駁回。
       2、合同約定依據2000年《安徽省綜合估價表》、《安徽省單位估價表》,2003年《安徽省建筑工程補充定額估價表》及相應配套費用定額,本工程按二類取費,下浮9個點,本地區建筑市場的行情下浮就是總價9個點,因二類取費高達28.62%管理費,無效合同洪某龍施工人,折算材料費、人工費、機械費25473723元,應扣回未做及返工工程,鋼材差價,24多孔磚差價,裝飾補償,安徽檢測公司打洞和修復工程款。25473723元應扣減預算差價鋼材118517元加多孔磚283788元,應扣減未做工程偷工減料安全檢測鑒定返工修復費用473480元加衛生間墻體返工121716元,樓梯爆模處理28000元,構造柱鋼筋接頭21069元,主體工程未做完工程款,裝修補償第三方施工隊1941075元=22486075元工程合同下浮9%=減2023747,(洪某龍和黃某鋒決算為20084191元+返還取費下浮9%714562元+項目經理利潤16.03%洪某龍和黃某含稅金決算總計為23748696元)。無效合同陳某俊法官多判決7052687元。(12.59%公司管理費、社保費、公司利潤、定額測算費2436012元)。
             
       3、金寨法院一審單方委托法院鑒定30947507元。六安市法院二審2018年8月20日判決發回重審,北京華瑞房地產評估咨詢公司出具的《工程造價鑒定意見書》鑒定報告未經各方當事人質證,鑒定方出庭受質詢人員非鑒定人,鑒定結論的可信度存在重大瑕疵。
       4、金寨法院重新組成合議庭,我公司主張不需要委托鑒定,按雙方合同約定工程決算,送審計局進行審計,或另行委托一家雙方認可的鑒定機構重新鑒定,但金寨法院置之不理,僅以商品混凝土出具證明減少298351元做調整。
       5、合同第16條約定鋼材,水泥、商品混凝土等材料以商品房銷售金額抵付購鋼材,水泥、商品混凝土款。補充協議第二次工程總造價25%工程款抵購甲方的商品房,法官不按合同約定,將商品房拿來網上拍賣,我們對外銷售均價為4600元/平方米,經雙方多次協商按4100元/平方米銷售價抵給洪某龍和黃某鋒。到法院去沒幾天把我司監管賬戶117萬元劃走給洪某龍和黃某鋒并把我司商品房掛網拍賣3485元/平方米,拍賣沒成功第二次網上拍賣按2870元/平方米進行拍賣,判決9884639元,監管賬戶直接劃走117萬元、查封公租房600萬元資金、查封房產54套17849148元,總計高達25019145元。國家法律在那里?公平、公正在哪里?
       6、《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第二項:“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但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承包人請求參照合同約定支付工程價款的,應予支持?!痹摻忉屢幎ㄙx予主張工程款的權利主體為承包人,而非實際施工人。
       7、施工合同判決無效。根據2015年度全國民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二)關于工程價款問題第47條明確說明:參照當事人的合同約定結算工程價款,對于實際施工人申請造價鑒定并據實決算的請求,一般不予支持,無效施工合同僅對實際施工人折算歸還人工費、材料費、機械租賃費、其他費用不予支付。金寨法院陳某俊等法官對洪某龍多估算7052687元加上利息約1380000元共計8432687元判給洪某龍,工程施工方應承擔的工期違約金3950000元卻一字不提。陳某俊法官違背事實導致我公司造成損失13288275元,房屋拍賣損失5354744元,應賠購房戶違約金1320000元,共計損失19057431元。
       8、工程質量沒有經過質監安全局驗收合格,我公司按合同約定工程款已全部支付,黃某與黃某鋒父子關系,黃某鋒代律師洪某龍兩個人就聯合法官有關人員設局進行起訴,他們的背后權錢交易。
       第八、《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第二項:“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但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承包人請求參照合同約定支付工程價款的,應予支持?!痹摻忉屢幎ㄙx予主張工程款的權利主體為承包人,而非項目施工人。施工合同判決無效。根據2015年度全國民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二)關于工程價款問題第47條明確說明:參照當事人的合同約定結算工程價款,對于實際施工人申請造價鑒定并據實決算的請求,一般不予支持,無效施工合同僅對實際施工人折算歸還人工費、材料費、機械租賃費、其他費用不予支付。
       2015年來金寨革命老區號召全國人民扶貧脫困。我今年66歲,也是貧困家庭出身,趕上國家好政策,脫貧致富,不愛落后,一腔熱血想做好事業,在金寨縣總部經濟園,開發建設2棟大樓,為金寨縣解決100多人就業,為金寨創造稅收?,F在金寨房價均價5000多元,法院把我公司商品房掛網拍賣3485元/平方米,拍賣沒成功,第二次網上拍賣按2870元/平方米進行拍賣。洪某龍,黃某鋒律師,陳某俊審判長三人聯合侵占我公司資金8432687元,加上房屋拍賣損失5354744元和購房戶違約金1320000元,工期違約金3950000元,共計19057431元?,F公司資產被查封,面臨破產。
       懇請新聞媒體報導,懇請安徽省高院出面阻止拍賣,案件再審。請安徽省省委領導關注,懇請紀檢委介入調查。請更多的領導關注外地在皖創辦企業的生存。 (金寨金潤置業有限公司 陳炳澤)
來源:網易新聞
原文鏈接:https://c.m.163.com/news/a/F1JSND2R0514DAVE.html?spss=newsapp

發表評論:

本站客服
回到頂部
试客赚钱怎祥 免責聲明:本站系自媒體平臺,只提供交流信息,所有文章、貼子僅代表網友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權益,請您積極向我們投訴。我們將作刪稿處理!